• 郭敬明进军国际版权:只引进传播正能量的作品

  • 时间:2013-02-26 16:32:02    来源:山东商报    浏览:
  •     写小说,他的名字和中国青春文学联系在一起;当老板,他多次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榜首;导电影,《小时代》未映先热。这一次,郭敬明高调扩张出版版图,进军国际版权引进领域。一出手便是大手笔,国际上获奖无数的《往事》四部曲“让悲痛与笑声不再分离”。本版撰稿 记者张晓媛
    《往事》:二战题材写尽爱和力量
    《往事》四部曲以一名犹太孤儿菲利克斯的视角,真实地反映了犹太人大屠杀时期那段惨烈的历史。但和所有二战时期作品不同的是,主角菲利克斯从未意识到是自己的宗教和种族导致了自己悲惨的命运。他是一个热爱幻想的男孩,一个总是在书本中寻找慰藉的理想者,自始至终都充满了对整个世界美好的愿望。为了那个他从火场中救出的小女孩塞尔达能够活下去,波兰小孩菲利克斯在纳粹的利爪下小心行进,逃离孤儿院踏上了寻找父母的路途。面对悲怆的命运,唯以勇敢才能抵抗。这个10岁的犹太小男孩用他的故事告诉我们:不管世界怎样绝望,爱和善良都是永不枯竭的正能量。
    与以往读者理解的青春文学概念不同,《往事》 不是风花雪月、无病呻吟的少年面对青春的初次叹息之作。郭敬明说,自己在除夕夜的时候读完了校样稿,窗外的鞭炮声仿佛呼应着故事里轰隆隆的战火炮响。“是的,作为畅销的青少年作家,莫里斯没有选择理所当然的青春成长、酸涩恋爱、友谊梦想,却选择了‘二战’这个凝重而又严肃的主题。似乎按常理,这样的题材很难在读者群中得到广泛反响,但这本书在海外市场却取得了出人意料的巨大成功。这是一个带有巨大魔力的故事,因为它的每一段文字,都读起来太纯洁,太美好了,仿佛一片让人都不敢用力抚摩的水晶羽毛,美得让人动容,让人落泪:菲利克斯对这个黑暗而血腥的世界,充满了最美好的期盼。”正因如此,《往事》 曾经在澳大利亚囊括安徒生奖(意大利)、德国青年文学奖等12个最佳图书奖项,被誉为“二战伤痕文学新经典”。《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的资深书评人评价《往事》四部曲:“莫里斯·葛雷兹曼掌握到了将现实变化为故事情节的精髓,让悲痛与笑声不再分离。”
    对话郭敬明
    “只引进传播正能量的作品”
    山东商报:提到您,总被誉为国内青春文学第一人。提到国外的很多人脑海里还是《麦田守望者》那一类,国外的青春文学作品市场反响如何?他们推崇怎样的作品?
    郭敬明:国外的青春文学市场并不像国内那么单一,魔幻类、推理类、爱情类、科幻类甚至哲学类书籍比如《苏菲的世界》都是国外Teenage年龄层次的阅读范畴。像我这次首度引进海外版权的《往事》四部曲就曾在国外获得不同年龄组的多个图书奖项,国外很多青少年图书奖项的筛选不会像国内一样硬性分类为某某文学,而是青少年读者们自己选择,完全打破了文学类别限制,我认为这值得国内出版界借鉴。《往事》选择的是“二战”这个凝重而又严肃的主题,似乎按常理,这样的题材很难在读者群中得到广泛反响,但这本书在海外市场却取得了出人意料的巨大成功,在欧美各国屡获多个图书奖项,这正说明了青少年对于“文学”的需求是非常广泛而多元的。只要是能让青少年产生共鸣,能够打动他们的作品自然会得到他们的喜爱和推崇。
    山东商报:“《往事》所流露的浓厚人文关怀和悲悯气息,在众多封面绚丽的著作里,显得罕见而又孤单,但我相信它。”这种题材的青春写作国内罕见,加之是由国外的作品翻译而来,对读者接受方面信心何来?怎样能让它接中国的地气?
    郭敬明:实力决定一切,我对《往事》的信心来自于这是一部真的打动了我的作品。这是一本选择和自己的灵魂对话的书,我认为这本书里有现今人们正在逐渐失去的东西——爱和勇气,书中以一名犹太孤儿菲利克斯的视角,真实地反映了犹太人大屠杀时期那段惨烈的历史。但和其他作品不同的是,主角菲利克斯从未意识到是自己的宗教和种族导致了自己悲惨的命运。他是一个热爱幻想的男孩,一个总是在书本中寻找慰藉的理想者,自始至终都充满了对整个世界美好的愿望。当这种天真与纯粹被鲜血淋漓的现实一步步地残忍撕裂,菲利克斯所面对的,是一个在书本中从未存在,自己也从未想象过的,一个惨绝人寰的真实世界。菲利克斯在枪林弹雨中勇敢地踏上死亡征途,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为了那个他从火场中救出的小女孩,塞尔达,能够活下去。这是一本绝对撼动人心的小说。它纯真,自然,深刻而残忍。绝望与希望并存。充满了激励人心的力量。我相信不管哪一个国家的读者都会喜欢并且需要这样的正能量。
    山东商报:您是想藉此引发国内对国际青春写作的关注?
    郭敬明:在浩如烟海的世界文学海洋中,如何精准找到优秀的文学作品?即使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找到了感兴趣的作品,但那些原版的英文、日文、法文……这些语言造成的阅读障碍也如同巨大鸿沟横亘在国内读者和心仪的作品之间,想必爱书人都能够体会想第一时间阅读世界顶尖文学的种种不便。而我想做的就是建立一座海外优秀作品与国内读者之间的便捷桥梁,方便中国读者们与世界上最优秀的文学作品亲近,打开了一扇通往世界文学宝库的大门。
    山东商报:下一步还会引进、包装什么国外作品,类型会有扩展吗?
    郭敬明:作为海外版权书系新秀,我们致力于给国内读者带来更多优秀的文学作品和好故事,包括我这次引进的二战类题材,只要能够打动人心,给我们读者带来温暖的正能量,我都愿意引进。
    山东商报:《小时代》 三本我都读过,喜欢。您下一步会写类似《往事》这种宏大叙事的,还是依然延续《小时代》的都市风?
    郭敬明:《爵迹》 这个系列还没有完结,在《爵迹·风津道》出版之后,我今年也会在《最小说》的副刊《最幻想》上再开连载。我心里面也已经有了下一部长篇的初步构想,随着我年龄和阅历的提升,之后的创作路线可能会渐渐成人化一点,沉重一点。
    对话翻译者
    《往事》绝望与希望并存
    《往事》的中文版翻译者恒殊,有着海外留学及生活的背景。她是伦敦传媒学院出版专业硕士,材料学与工程学士,是国内吸血鬼文化的奠基人。自2010年10月,在最小说上连载关于吸血鬼的小说《天鹅》系列。多元的文化背景,使她的翻译更能贴近中国年轻读者的阅读习惯。
    山东商报:根据您多年在海外生活的经历,国外的青春文学作品市场反响如何?他们推崇的作品和国内有什么不同?
    恒殊:国外的青春文学市场比国内要成熟得多,也广阔得多。从儿童识字开始就有专门给孩子看的小说,分类细致,种类丰富。年纪大一些之后,以14岁为分水岭,9-14岁是一档,14岁之上则开始接受更成熟复杂一些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科幻、魔幻等类型小说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很多是关于少年成长冒险方面的,题材天马行空,完全没有故事发生地点或者年代的限制。在这种自由的大环境下,国外的读者更加推崇故事的构造和想象力,重视情节而非语言。这和国内很多读者所推崇的抒情语句区别很大。
    西方社会更重视阅读,以我所在的英国为例,社区图书馆非常多,从小学开始就有很长的必读书目,每个学期有读书周,鼓励学生多读课外书。英国人全民热爱阅读,很多人都有在书包里放一本书的习惯,在地铁上,十个人里面有八个人都在看书。这种优质阅读习惯的养成,和他们青春文学市场的繁荣有直接关系。
    山东商报:《往事》能符合国内读者的阅读预期吗?
    恒殊:就像《往事》的作者莫里斯·格雷兹曼先生在序言中提到的,尽管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但我相信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共鸣。菲利克斯和塞尔达之间的爱与友谊,他们的乐观精神和想象力,还有他们的守护者巴尼,他的勇敢和善良都是我们人类最宝贵的品质。而在黑暗年代的威胁下,这些品质都被放大了,也就更加珍贵。
    山东商报:读过的很多翻译作品,可能是因为译者的阅历,我总感觉僵硬、难读,更何况是给看着国内青春文学长大的年轻读者去阅读了。这方面您考虑过吗,怎么解决?
    恒殊:考虑到这个问题,首先《往事》四部曲的原文并不艰深,作者并没有用英文特有的大长句和复杂的倒装时态来渲染环境,而是选择运用最简单直白的语言,讲述了一个无比生动的故事。《往事》 的语言流畅优美,自然而纯真。所以我在翻译的时候也尽量保留了这个特点。我用的都是短句,没有太多的复杂形容词,相信不会给读者带来外国语言的隔阂之感。
    山东商报:翻译过程中感觉最难的部分是?
    恒殊:这套书的语言直白简练,但优美流畅,如何在译文中同样保留这个特色就是最难的部分。有翻译经验的人都知道,翻译准确往往是最容易做到的,但同时完全保留原文的语感和特色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了。
    山东商报:您眼中的《往事》是本怎样的书?最早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它?是郭敬明定了这个选题才开始关注还是您更早就看过了。
    恒殊:我作为最世的版权经理,是在参加去年的伦敦国际书展上首次接触到这套书的。当时我和企鹅出版社的版权编辑约见会面,对方送了我这套书,回家后我手不释卷,很快就读完了。之后我把这套书推荐给老板,同时试译了第一章给几位同事看,大家都非常喜欢,于是一拍即合。
    谈到这套书,我的先生是波兰人,我本身就对二战题材有着浓厚的兴趣,而这本书在众多描写二战的作品中又非常独特,它用一名犹太孤儿菲利克斯的视角,真实地反映了犹太人大屠杀时期那段惨烈的历史。和同类作品相比,比如著名的《安妮日记》,还有近年来大热的《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以及《窃书贼》,《往事》 的主角菲利克斯从未意识到是自己的宗教和种族导致了自己悲惨的命运。
    山东商报:向读者介绍几段书中您最喜欢的段落或者句子。
    恒殊:“每个人在他的生命中都至少应该拥有一次快乐。”这是救助孩子们的好心牙医,巴尼,对菲利克斯所说的,也是本书的中心思想——每个人在他的生命中都值得拥有幸福。所以我们要对未来永远充满希望。
    山东商报:中国的青春文学读者需要怎样的作品?目前看,受欢迎的类型比较单一。
    恒殊:和国外相比,我们的青春文学市场的确比较单一。我们对青春文学的定位大致就是一些关于爱情与成长的轻小说,环境离不开校园或者都市生活。但在国外并不是这样。所以这也是我们最世文化成立“炼金文库”的初衷。
    在希腊神话中,赫尔墨斯脚穿飞翅,行走如风,是众神的信使,将信息传递到世界的任何地方。我们用赫尔墨斯的双蛇神杖为标志,意为扮演文学的信使,跨过空间的重洋,突破语言的壁垒,穿越时间的浩瀚,将最好的文学带给大众读者。
    赫尔墨斯同时又为炼金术之神,因此我们将最世文化旗下的这一专于世界版权引进业务的子品牌,命名为“炼金文库”,同时也喻意“大浪淘沙始见金”,希望在全世界浩如烟海的万千著作中淘出黄金之作,呈给华人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