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商标 大战略

  • 时间:2012-11-23 14:20:07    来源:黄石日报     浏览:
  •     “玉亮”面条黯然消
        19日,冬日的太阳晒得人泛起一丝暖意,在公安路“粮油一条街”上,粮油店老板张明(化名)坐在店门口翻阅当天的报纸,等待着生意上门。
        “老板,你这里有玉亮面条吗?”
        “玉亮?”张明抬起头来,透过圆形的镜片疑惑地打量着记者,“现在很少有人买玉亮了,五六年前就不行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曾经风靡一时的玉亮面条慢慢淡出黄石粮油市场呢?
        另一位做了十几年米面生意的女老板程冬梅(化名)告诉记者,此“玉亮”早已非彼玉亮。“你想买原版玉亮面条?”程冬梅指了指街头,“那边有几家厂家直销的专卖店,不过他们已经不叫玉亮了,现在叫欣麦,欣麦面条就是原来的玉亮面条。”
        2007年,“玉亮”面条商标被原玉亮集团的一陈姓经销商在国家工商局注册成功。玉亮面条被迫改名欣麦。现在市面上依然有玉亮面条销售,但都是外地小作坊加工,不论是品质还是口感和原版均有差距,所以行情并不好,像粮油一条街的大粮油店都不再进货。
        粮油一条街的老板们提起玉亮面条都讳莫如深,不愿多谈,无一例外脸露憾色。
        “我原来也一直吃玉亮面条。17年,玉亮面条承载了老黄石人的回忆。”市工商局商标广告科副科长田莉谈及“玉亮”也轻轻摇头,不论从职业角度还是个人情感上,田莉对老玉亮都充满遗憾。
        曾经风光无限的玉亮面条,在抢注事件之前,年销售量在4000吨以上,占据着黄石面条市场的大半江山。更重要的是,这个有着17年历史的“老字号”同时还是黄石粮油加工行业的第一品牌。2002年“玉亮”面条包装获得外观设计专利权;2005年,“玉亮”商标获得湖北省著名商标。
        但2007年的抢注事件打破了玉亮面条一直向上的势头。因商标易主,欣麦公司被迫停止使用“玉亮”牌面条的包装,并换上了“欣麦”的新商标名称。以新面孔亮相的“欣麦”销量并不乐观,并非自己生产的“玉亮”面条成了他们最大的对手。
        2007年10月,更名后的“欣麦面条”销售量和销售额跌幅均十分明显,11月份的销售量仅为147.915吨,销售额为34.2206万元,比2006年同期减少整整一半。
        时过境迁,5年后的今天,欣麦人重整旗鼓,位于新港物流园的厂房正在建设之中,但对于2007年的伤痛,欣麦人至今仍不愿多谈。
        “双峰”电缆腾飞起
        与“玉亮”商标事件当事人的讳莫如深相比,湖北航天电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舒学军说起商标时却是眉眼含笑。“中国驰名商标的获得是我们公司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获得国家级荣誉,也是公司积极推行品牌战略的重大突破。”
        “双峰”是湖北航天电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品牌,目前,该公司拥有国家级注册商标共3件,分别是“双峰”、“安瑞”、“ANRAD”,其中“双峰”更是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
        “驰名商标是市场享有较高声誉的商标,劲牌、美尔雅、华新、东贝、山力等企业快速发展靠的就是中国驰名商标品牌效应。”市工商局局长姜健告诉记者,中国驰名商标的作用还在于可以享受到更有力的法律保护:不仅在该商标注册范围内保护商标专用权,还会禁止他人在其他有一定关联性的领域擅自使用该商标;在商标纠纷中,驰名商标在各个环节都能享受到更多的礼遇;不仅仅在商标领域进行保护,在企业名称、互联网域名等其他领域,驰名商标仍能得到更多的保护。
        “这样就会使中国驰名商标的无形资产大大增值,同时能有效防止他人“搭便车”,为企业在时机成熟时采取多元化发展、在多个生产和服务领域广泛使用核心品牌打下坚实的基础。”姜健说。
       品牌建设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湖北航天电缆经营规模和利税总额已经连续三年以年均30以上的速度增长,除了高新技术作支撑,商标在其中也发挥着不小的作用。
        “湖北省200多家电缆公司,我们不是最大的,但在竞争中却占有优势。”舒学军透露,现在有的招标会甚至会将是否为中国驰名商标作为竞标的门槛,没有这个牌牌,人家都不让你进门,而作为湖北省唯一一家获得中 国驰名商标的电线电缆生产企业,湖北航天有资本“笑傲江湖”。
        “从过去的传统销售到现代品牌营销,企业要想更好更快地发展,商标是不可或缺的核心竞争力。”舒学军说。
        企业都需一商标
        “玉亮”和“双峰”这两幕商场悲喜剧的上演,映射着我市企业商标蹒跚前行的艰难处境。
        一方面,劲酒、美尔雅、华新、东贝等大型企业的商标品牌在业内早已闻名遐迩;另一方面,却是黄石很多中小企业商标意识薄弱,一些地方名牌竟然还没有注册,而很多注册了的品牌,又因为缺乏深远的商标战略,不得不一次次痛交学费。
        “我市拥有中国驰名商标数量排名全省第四位,但与武汉、宜昌、襄阳这些城市相比,黄石的注册商标总量、地理标志、农产品商标的发展还有较大差距,推进商标战略步伐还必须加快。”谈及黄石商标的发展现状,市工商局局长姜健有着清醒的认识。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全市市场主体81858户,但有效注册商标仅为2638件,商标件数占市场主体总量的3.16,平均32.4户市场主体拥有1件商标,且劲酒、美尔雅、华新、东贝四家企业所拥有的注册商标占到全市的30.3……
          “这说明我市还有相当一部分企业没有自己的商标,远未达到“一企一标”的要求。”姜健说。
        “黄石商标发展不快,主要在于企业的商标意识淡薄。”姜健说,黄石作为原材料资源型城市,企业的产品多是向固定的生产厂家或客户供应或配套,因产品质量及知名度较高,因此销售对象和销售市场较为稳定,有无品牌对企业经营短期内没有决定性影响,客观上造成了部分企业对商标争创工作不够重视。
        在市场的洗礼下,企业开始逐步正视、树立起商标意识,政府也行动起来。11月20日,市政府《关于实施商标战略促进经济跨越发展的意见》正式出台,成立由11个部门组成的黄石市实施商标战略工作领导小组,市长亲任组长。
        《意见》提出积极争创“国家商标战略示范城市”,力争到2015年底,全市新增商标注册申请2000件以上,注册商标总量超过5000件,其中新增农产品注册商标300件以上。全市行政认定中国驰名商标总量达到15件以上;湖北省著名商标总量80件以上;黄石市知名商标150件以上;全市地理标志5件以上。
        政府将拿出专项资金奖励名标企业,对新获得“中国驰名商标”、注册地理标志、“湖北省著名商标”、“黄石市知名商标”的企业,当年一次性分别奖励50万元、10万元、5万元、1万元。
        商标战略的实施,将使黄石逐步摆脱资源依赖,以商标战略助力黄石经济腾飞。记者手记
        商标意识决定城市崛起
        商标作为区别不同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标记,是企业开拓市场的重要工具。注册商标总量尤其是驰名、著名商标数量更是衡量一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标志。
        “黄石的注册商标不到三千件,整个湖北省不过十万件,而浙江温州一个市就有17万件。”我市著名的职业商标人刘泉说的情况,无疑就是商标与经济发展两者之间关系的最好注脚。
        长期以来,我市大多数中小企业在埋头专注产品质量,往往对产品商标的作用视而不见。正是商标意识的淡薄,黄石的商场间为此上演了多少幕悲喜剧。
    几年前,黄石本地的“艳阳天”大酒店生意红火,尽管在管理、菜品上自成体系,但因商标名称属他人所有,遂遭遇武汉“艳阳天”起诉,无奈之下酒店不得不改作他名。黄石的娱乐城“麦乐迪”,其店名与已经注册的北京“麦乐迪”同名,不得不改换名称。还有老字号“铁流”照相馆,在生意蒸蒸日上之时,却发现“铁流”商标已被他人抢注……
        一个个企业希望的夭折,带来的是整座城市前进步伐的羁绊,此次我市《关于实施商标战略促进经济跨越发展的意见》出台,无疑对黄石企业商标意识的提升有着极其重要的促进作用。
        在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的现代经济发展潮流中,当企业真正走完从商标意识的觉醒,到知识产权变成一种财富这一过程,城市的崛起也就近在眼前。
        商标狂人刘泉
        秦琼卖马,杨志卖刀,刘泉卖商标”,这是刘泉给自己做的广告。日前,当记者近距离接触这位黄石文化名人和商标狂人时,他正为谋划已久的“湖北促进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庆典而奔走忙碌。
    刘泉的新公司经营内容涉及庆典礼仪、婚庆跟拍、文化展览策划、文化作品拍卖等数十个类别。这么多元的业务,是否意味着不再一门心思都投在商标上了?“我所有的新尝试全是为了更好地坚守。”面对疑问,刘泉大笑着说。
        “我的名字是我第一个商标。”1999年刘泉在市工商局申请把自己的名字“刘泉”进行注册,经过国家、省和市三级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层层审批,第二年成功注册。拿到国家商标注册证书后,刘泉马上开办了一家影楼,用自己注册的“刘泉”名字作为影楼的名称。不管是大型的影展、签名、对外活动,他都用注册的“刘泉”。
        又一个偶然的机会。2004年,杂志上一篇《一个23岁的河南女孩,靠小小商标“玩”出惊人财富》的新闻让刘泉眼前一亮。商标还能买卖?刘泉从此与商标结下了不解之缘。
        事情并没有刘泉想的那么简单,注册一个商标有多道程序,每个程序都要缴纳不同费用,一个商标注册下来需要2000多元。家里的钱一笔笔拿出去,注册商标证书一本本拿回来。为了商标,他8年耗资百万元,甚至卖掉了自己的影楼。危难之际,刘泉含泪写下《借粮度荒歌》:垄上稻青麦半黄,家中妻儿已闹荒。影楼强拆富路断,良友弱扶穷途帮。无胆登门难借贷,有量拍板定报偿。待到秋后算账时,邀君把酒话沧桑。
        尽管如此,可刘泉还坚信,他成功注册的200多个商标价值千万,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守着千万宝贝的贫困户。其实,不是没有人买商标,如4个“开门红”商标,刘泉标价100万,可买家出价仅10万,与他的预期相距甚远,刘泉最终没有出手。更多人在接洽中看到刘泉把自己商标标价如此之高,摇头离去之时总要丢下一句话:“刘泉是疯子!”
        “随着国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提高,商标的春天很快就会到来。”刘泉始终对自己的商标充满信心,在他看来,商标的需求主要集中在江浙等经济发达地区的企业以及准备进驻中国市场的国外企业。只要经济上去了,属于他的春天也不会远了。
        对于刘泉的坚守,市工商局商标广告科科长程琼给予充分肯定。程琼认为,不可忽略的是,商标不能脱离商品与企业而单独存在,通俗意义上的商标浓缩了企业文化、商品质量、企业管理水平,一旦撇去了这些,商标便丧失了其本身的价值,“商标”将不再是商标。
        “如今刘泉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现在从宣传商标氛围着手,向企业宣传商标的重要性,为其进行商标设计,帮助其注册,并指导他们使用。”程琼说,刘泉的“转型”是对商标意义的真正领悟,并且将他的先进理念传播开来,带动黄石商标产业健康发展。
        “先干起来再说,下一步永远有希望。”尽管前路漫漫,刘泉依然选择在煎熬中等待曙光的来临。